返回

第1122章 这便是我的父亲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m.mw8.la
    第1122章 这便是我的父亲 (第1/3页)

    更新时间调整为每日:12点和19点。也就是取消了早上九点那一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范阳卢氏起始于汉末时的卢植。

    卢植乃是大儒,更是名臣。在汉末那个纷乱的环境中,卢植的品格就像是一束光,和管宁、郑玄等人一起成为了一股清流。

    祖先有名气,子孙就沾光。所谓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就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“见过卢公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行礼,“请坐。”

    卫无双等人把羃䍦盖上,随即福身。

    这是礼节。

    除非是面对李义府那等人,否则哪怕对方是对手,该给的礼节得给,这才是礼仪之邦。

    当然,要是面对外藩人,贾平安又是另一个模样。

    卢顺珪坐下,品尝了一杯酒水,赞道:“人说天下美酒在贾氏,老夫今日信了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微笑,“天下最尊贵的是百姓,是帝王,卢公这话说的,是想为贾氏挖坑吗?”

    卢顺珪笑道:“博君一笑罢了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微笑,“范阳卢氏纵横数百年而不倒,可是想学杨氏?”

    卢顺载勃然大怒,可卢顺珪却指着贾平安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杀伐果断的赵国公,不肯吃亏。”

    这是试探,试探贾平安的性子。

    卢顺珪洒脱的举杯,“老夫谢罪。”

    他一饮而尽,神采飞扬。

    “老夫才将到了长安不久,就听闻赵国公少年有为,一直想见见,今日倒是缘分来了。”

    眼前的老人一到长安就给了贾平安一个巨大的麻烦,堪称是逆袭。

    贾平安看着卢顺珪,微笑道:“卢公前阵子给我出了个难题,可有补偿?”

    卢顺珪笑道:“今日不是补偿?”

    “不够啊!”

    贾平安微笑。

    卢顺珪眯眼,“一日不够?”

    贾平安摇头,“自然不够。”

    卢顺珪问道:“多少日?那些商贾可能支撑住?”

    贾平安说道:“持续十日。”

    购物节怎么说也得十日啊!

    卢顺珪看着他,“少年可畏。”

    我三十了!

    贾平安含笑。

    “老夫与你一见如故,可为忘年交。”

    卢顺珪微笑,“老夫久在卢氏坐井观天,以为天下不过如此,和你交手一次,却倍感惬意。以后会如何?老夫竟颇为急切。不过在此之前,赵国公,饮酒!”

    二人举杯。

    “好酒!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卢顺珪放下酒杯,问道:“小贾以为人性如何?”

    贾平安说道:“人性本恶!”

    崔晨摇头。

    卢顺珪却点头,“善!”

    “人如兽类,在丛林中觅食,遇到了对手就得厮杀。饿了就会去抢夺别人的食物,会去杀了同类作为食物……”

    卢顺珪叹道:“人与兽差异何在?老夫以为在于后天的培育,让人知晓礼义廉耻,让人知晓何事不该做……这便是儒学之用,小贾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贾平安点头,“律法只是定下了做人的底线,而道德便是律法的补充,用道德来约束人,用律法来威慑人,有的人会受道德熏陶,有的人却不能,这些人就得用律法来震慑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卢顺珪目光炯炯的看着贾平安,“小贾以为道德可为圭臬否?”

    贾平安摇头,“道德虚无缥缈,可用,但不可奉为圭臬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卢顺珪倒酒,酒壶却空了,他冲着卫无双笑道:“小娘子且去为老夫弄一壶酒来,回头老夫以字相谢。”

    卢顺珪的字名满天下!

    卫无双起身拿了酒水过来,“卢公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个大气的娘子。”

    卢顺珪大把年纪了,少了许多避讳,他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痛饮起来。

    贾平安说道:“人一旦把道德奉为圭臬,必然就会导致扭曲,引出许多故事,譬如说用扭曲的道德来约束人,让人活着如同行尸走肉,名为君子,实为伪君子。”

    卢顺珪讶然,“为何如此?难道道德是累赘吗?”

    贾平安举杯,“当人间奉道德为圭臬时,必然是从上到下都是如此,人人口中都是道德仁义,可人性本恶,当可供利用时,道德也是他们的工具。”

    所谓的道德暗指儒学。

    崔晨变色,“赵国公此言大谬,难道新学就不会变成工具吗?”

    贾平安说道:“新学乃是实用之学,张扬的乃是进步。而进步踏踏实实的,必须要肉眼看得见。譬如说一辆马车,我说进步了,乘车人自然知晓是否进步。而儒学张扬的是什么?道德君子,一味强调道德的学问必然会引发无数问题……缺什么补什么。”

    崔建红了老脸。

    “崔公难道敢说自己就是君子吗?”贾平安似笑非笑,“崔氏传承多年,崔公学问精深,想来应当修炼到了那等境地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修炼?”卢顺珪一怔,赞道:“妙哉!这可不正是修炼?修国修身,修自家,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修不了!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仓廪实而知礼节,衣食足而知荣辱。老百姓吃饱了,再用道德去熏陶他们,事半功倍。百姓都吃不饱穿不暖,吃了上顿没下顿,什么道德?还不如刮屁股的厕筹!”

    “此言有理。”卢顺珪举杯痛饮,“所谓道德君子,不过是许多人为了彰显自己而弄出来的名堂。这世间可有君子?”

    贾平安和他齐齐摇头。

    “但凡人还有欲望,就不可能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最新网址:m.mw8.la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