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九章 一路向西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m.mw8.la
    第九章 一路向西 (第1/3页)

    极其费力地仰起头,看见西归城匾额的那一瞬间,丁潇潇有一种九九八十一难终于看见地头了的感觉,顿时鼻子一酸,口水先下来了。

    也怪不得她唾液腺比泪腺发达,城门口做煎饼的挑子实在是香的令人发指,炖的烂烂的肉香钻进每个毛孔,把丁潇潇的心肝挠的痒痒的,舌根不停地吞咽。

    看着唾涕横流的丁潇潇,屈雍还以为她终于是随自己进城,欣喜所致。

    “今后,你就是孤身边的女人,再也不用饱受相思之苦了。这西归城就是你今后的家,孤愿在此与你长相厮守,终生不悔!”屈雍面对失而复得的丁潇潇,这几天始终是心有余悸的。

    毕竟是逃回来,难免不得已选些颠簸小路,看着她在车板上五体投地的弹跳,屈雍好几次怕她撑不到回城。

    每每看见她伤处有鲜血流出,屈雍都会想起在驿馆时,丁潇潇对自己说的话,自己是她梦寐以求、英明神武的夫君。

    可自己才遇见她,就将她连累至此,差一点至死。自己这样,有什么面目作她依仗一生的靠山?

    从未如此睥睨过自己,在丁潇潇拔箭的那一瞬间,屈雍几乎把手指握断了。

    他摆摆头,像是要把自己强行从那个痛苦的回忆里拔出来,柔声道:“好在一路无恙,今后孤定会好好待你。潇儿,你可开心?”

    眼看着那挑子就要走过去了,来到这就没吃上过一顿饱饭的丁潇潇忍不住了,一把握住深情告白中的屈雍,迎着他希冀的目光说道:“我要吃饼,多肉少葱的。”

    话到一半,她口水已经淹了舌头,只得停顿一下,咽了再说:“要点醋,辣椒就先不吃了,毕竟有伤。”

    本以为会得到一个或是暖暖、也可能害羞的回应,屈雍听见丁潇潇直接点菜了,顿感失望,蒙圈道:“饼,什么饼?”

    挑子已经走出去一米多远了,丁潇潇就想看见自己的命走了一样,拽着屈雍道:“馅饼啊,你没闻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最新网址:m.mw8.la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